为什么中国的城市水价上涨?

时间:2019-03-25 05:13:51 来源:金安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中国的水资源总量位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水资源排名第82位。中国环境保护基金会主席曲格平认为,提高水价是保护水资源的有效措施。每吨水6元的价格符合水的原始价值。

1月14日,中国环境保护基金会主席曲格平在国务院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爱一滴水是对世界大规模公益活动的热爱”,缺水是一个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本年度经济翻两番的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水资源的数量和质量。

中国的水资源总量在世界上排名第四,但人均水资源排在第82位,联合国已将其确定为缺水国家。曲格平认为,提高水价是保护水资源的有效措施。每吨水6元的价格符合水的原始价值。

“水资源短缺已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现在这个问题引起了水利界的高度重视。建设节水型社会是解决中国水资源问题的根本途径。建立以水权和水市场理论为基础的水资源管理体系,形成以经济手段为基础的节水机制,不断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和效率,促进经济协调发展,资源和环境。“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

水价上涨遏制浪费

国务院南水北调管理局局长张继玉在2003年12月中旬表示,城市供水价格可以上涨0.5元至0.8元每立方米,以帮助南水北调。项目筹集资金。

更值得注意的是,《水利工程供水价格管理办法》于今年1月1日正式启动,这意味着全国供水价格将正式上市。

“这种方法将完全改变水利工程水费的长期管理作为行政收费管理的模式。从法律层面来看,水利工程的供水价格将被纳入商品价格类别进行管理。”水利部经济管理司成员告诉记者。

水价市场化的直接结果是水价上涨。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经济研究部主任黄鹤表示,中国的水价普遍偏低。今天,中国各城市居民的生活用水价格从每吨1.5元到2.9元不等,仍有上调的空间。除住宅用水外,水利工程的供水价格也将进行调整。

他分析说,虽然经过多次调整后,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水价尚未达到供水成本水平,但目前大多数灌区的农业用水价格仅为供水成本的30%至60%。

水价上涨的另一个因素是通过市场强制出现节水型社会。

根据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的调查,600多个城市的420多个城市供水不足,其中110个严重缺水,城市缺水总量为60亿。立方米。 “水污染,地下水过度开采和低效用水进一步加剧了有限水资源供需矛盾。”

根据水利部副部长郝浩辉透露的一组数据,到203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6亿,届时人均水资源将只有1,750立方米。在充分考虑节约用水的情况下,水的总量预计将达到7000亿至8000亿立方米,需要的供水能力将增加1300亿至2300亿立方米。该国现有的实际水资源量接近合理用水量。资源开发极其困难。

虽然水资源开发面临困难,但节约用水的空间仍然很大。

据黄河介绍,北京城市供水管网严重丢失,泄漏率高达17%,北京每年漏水量超过1亿立方米。其中,由于管网老化,无意中施工损坏,监测管理不善等,损失率约为12%;由于私人管道和盗用,损失率约为5%。

专家规定的处方是提高价格和节约用水。居民用水分级水价的实施是指居民用水量的上限。如果水超过某些标准,相同的1立方米的水将收集更多的钱。水越多,每立方米的单价越高。价格杠杆保护水资源。 “只要居民的水价和非住宅用水超过配额增加系统,价格差异将逐步调整。”黄河透露,水利部和其他有关部门正在制定《水利工程供水价格核算规定》的配套政策,省政府也正在制定省内的《水价办法》或《水价办法实施细则》进行供水成本计算和审计工作。 “从中央到地方引入一套完整的水价规定后,水资源浪费可能会逐渐停止。”

重新审视水坝的经济效益

水资源的开发一方面是节约,另一方面是有效的治理。

在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曲格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三门峡项目是一个重大的决策失误,也是中国水利工程失败的记录。

渭河是黄河中游的重要支流,成为一条悬河。洪水多次发生,沿海人民没有受到影响。学术界早已认识到罪魁祸首是三门峡水库。由于设计缺陷,水库发电与上游沉积之间存在尖锐的矛盾。知名水专家张光斗,钱正英等人多次呼吁三门峡水库尽快放弃蓄电。

水利部大坝安全管理中心主任李磊表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水坝,中国占世界12万个水库的一半。目前,中国水库的密度和分布令人担忧。

他说,在20世纪50年代,为了“扎根海河”,白洋淀流域建有100多座大小型水库。进入湖泊的河流基本被切断,包括海河在内的所有河流都变成了季节性河流。结果,白洋淀反复干涸,“扎根”的海河经历了水资源短缺和无水的危机,华北平原开始荒漠化。

淮河流域半个世纪以来,淮河流域已建成5300多个大,中,小型水库。计算,平均每50平方公里一个水库,每个支流近10个水库。在5300多座水库大坝的控制下,河流的自然水文特性发生了变化,水体的自净能力急剧下降。在干燥的季节,整个淮河基本上不流动,成为一个停滞的水,不仅“五毒”,而且浓度极高。在雨季,特别是在中游上游洪水泛滥时,高浓度污染群将沿河流下来,造成难以置信的恶性污染。

然而,2003年发生的电力短缺使政府决心加快水电建设。目前,有关部门已开始在西南地区建设10座大型水电站,或计划在20年内建成。与四川完成的二滩水电站一起,这些项目的发电能力将相当于五个三峡工程。国务院最近批准建设雅River江锦屏巨型水电站,金沙江溪洛渡和向家坝项目,澜沧江小湾项目,大渡河瀑布沟项目,预计加快建设。

河海大学吴中如教授认为,中国的水电开发将进入前所未有的时期。在减少电力短缺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权衡中,如果不能很好地协调,西部水电的发展很可能演变为短期利益的主要生态破坏。

吴中如介绍说,在2003年国际大坝会议上,日本和欧洲国家的代表说,他们的国家已经停止修建大坝。 “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现有水坝的经济效益评估原则已经修订。我们需要重新考虑水坝对社会的经济利益。“

水可以载船,也可以覆盖船。它与预防和控制水一样重要。如何解决水问题是水利部门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